当家主母_第八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八章

第(2/3)页

以将人焚烧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严茉苏原本对他无声无息进来帐房不以为意的,这个男人,是个喜欢高来高去的江湖人,那么随时冒出来就不是太奇怪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的神情不对劲!起先她没想搭理他,所以就一直忙自己的事,没好气地想著这人每次一出现,都是来自讨没趣的,不是他生气,就是她生气。真不知道他为何还能这般乐此不疲?莫非把与她斗嘴当成繁忙公事之外的消遣?那也未免太无聊了!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就一直不说话,还直勾勾望著她看,一瞬也不瞬的,让她就算没看向他,整个身子也都快著火起来…脸蛋泛红、心口发热、拨算盘的手逐渐不稳,然後把帐都算错了!一次、两次…算盘愈拨愈乱,整颗清明的脑袋凌乱起来,原本一长串的数字,全变成一摊烂糊,完全无法成功让她算出成果好登记在帐册上!

        被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心火起,她算盘一丢,恨恨地抬头瞪他,却不意瞪进了一片烈火之中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做什么?”她色厉内荏地面对他,极力表现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来到她身边,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他身後的烛光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,把她的身子罩进一片黑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太暗,她看不清他的睑,却仍被那灼光焚烧著。不行!极力让自己回神,更不许自己被压迫到这样的弱势!

        濒地站起身,算准了往後退去的,可却被他的铁臂碍了事,只觉得腰身一紧,她整个人便被锁进了他愿意给予的圈围里!要不是她双手及时顶住他胸膛,她就要跌进他的怀里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她大惊失色。没料到他竟敢这样的孟浪!以前他不会有这样的肢体逾矩的呀,他疯了吗!

        龙九淡淡回道:“找你谈谈。”像是不知道自己做了违逆礼教的行为,他口气多么云淡风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谈就谈,你锁著我做啥?放开我!”她双手成拳挝他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很好。”不痛不痒地任由她双手肆虐,他始终圈得牢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很好!你别太过分了,请你尊重我是已婚妇人的身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怒叫被龙九瞪掉,直到发不出任何声音。他他他…怎么这样看她?居然还敢一副很生气的样子。拜托,他才是失礼可恶的那一个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已、婚、妇、人?”他一字一顿地咬牙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夫家姓刘。”虽然心惊,但还是不怕死地提醒,希望他快快认知这个事实,也快快放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茉苏…”他叫著她的名字,而且还是凑在她耳边叫唤著,低低的,带著一点隐怒,以及很多莫名的情感…那种她一点也不敢多作理解的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!别乱叫我的闺名!”她气急低吼。身子努力要挣脱他,想避开他给她的压力,以及他迫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与他接近,他是危险的!她早知道了!

        危险的不是他江湖人身份,不是他的好打杀,不是他的纵容家人败家挥霍…而是,而是他噬人的眼,他灼人的气息、他唤她闺名时的浓烈!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懂这个,也不要懂这个!她只是一个平凡而俗华的已婚妇人,不想懂那些情感上的缠绵,那些戏子口中所欢唱的两情相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什么也不要知道,什么也不要懂!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想好好把日子过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但龙九不愿成全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叫?你这名字的雅对映著你脸上那妆的俗,正好成了一句“雅俗共赏”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雅俗共赏是这样说的吗?满心的慌乱给这道冷水一浇,马上浇出她的怒火!霎时忘了挣扎,冲口骂著:“什么雅俗共赏!我已经少用厚粉了,你偏还要来气我!惫有,不管你用什么理由来叫我的名宇,我都不会允许的!我是刘夫人,你给我放尊重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他今天突然变得这么怪?他这人虽然毒嘴难缠又不守礼法,可却不是一个会轻薄良家妇女的人呀!难道她看错他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夫人?你也好意思自称得这般得意?”他轻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她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既然你嫁的是个假丈夫,道理上来说,自称夫人实不恰当。仔细推敲起来这称谓嘛,男人为夫,妻子於是唤夫人;女子为妇,嫁给妇女的你,怎么说都该称叫妇人。是吧?”他很讲理地说著。口气平淡,不仔细听还真以为他只是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,而不是公布了一件天大的秘密!

        严茉苏浑身一震,原本直挺挺的身躯登时摊软下来,要不是龙九牢牢勾住她腰,她一定滑坐到地上,再也起不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?他怎么知道?是谁告诉他的!为什么他会知道洛华是个女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会知道!”她喃喃地道,震惊且控诉地瞪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这秘密可以藏一辈子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应该知道的!”她低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圈围她的双臂拢缩,将她圈牢在他胸前,不给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最该知道的那一个人!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笑话!为什么?你又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九腾出一手握住她下巴,让两人的目光直视,不给她闪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我为什么?这种明知故问,你也真是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!你这个登徒子,就算我嫁的是女人,好歹也是个身份了,你这样乱来,简直是、简直是…呜!”呜呜呜…

        包多的“呜”字,猛然给灭了口,消蚀在两片被围堵的热唇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?他在做什么?他在对她做什么呀!

        颁轰轰地,她的脑袋因狂涌的高烧而化成一片红艳的流光,无法思、无法想,只有不断发出的疑问,与不断涌上的烧灼…烧灼…烧灼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哪里?他在对她做什么?她的身子还存在吗?在这样可怕的高热之下,她是否也跟著融化掉了?随著摊糊的脑袋一同化掉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,她有好多疑问呵…却寻不到解答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双眼仍然在灼望著她,焚烧著她…

        迷迷茫茫的意识一丝丝地回到她脑袋里後,她看到了他的眼;很近的距离,近到他的鼻尖抵著她的,鼻息喘拂在彼此脸上,又是一**臊意袭来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勉强发觉了他那孟浪的唇已经放过对她小嘴的肆虐,但她小嘴的危机却没有解除,因为他的嘴悬宕在她唇上方寸许,一旦她动了,或他动了,两唇随时都会意外地碰触到,谁也躲不开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办呢?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懊不容易挣扎著回过神後、倒宁愿自己没回神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接下来的一切…

        荡过了那条礼教的界线,撕开了那斗气互讽的表面,而今真的是…**裸了呀!怎么办呢?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你你…”她哑声低叫,却为自己发出这样的声音而惊吓到。怎会这样难听?像鸭子叫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如何?”他问。声音也是低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、放开我!”管不著声音了,她首先想到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放。”他不仅不放手,还愈加地放肆,就见他压下一臂滑到她後腿膝,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”她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惊呼未完,她已被抱坐在他腿上,而他就坐在她原本在算帐的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爷!他他他他这是做什么?这是什么不成体统的姿态?太可怕了!太逾礼了!就算是一般夫妻也不会做出这种动作吧?这种亲昵…简直是…简直是不知羞耻的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!”她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相较於她坐立难安的局促与慌乱,他脸上那理所当然的神态简直是-种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wxgbiqu.com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