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家主母_第七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七章

第(1/3)页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个…”微微的诧异声,自一名温雅的男性口中逸出。//www。qb⑤。cOM\\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龙九抬头,眼光从帮务文卷里移开,转而看向一边的邵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邵离手拿著那只仿造的冰魄寒蝉,再度确认後说著:“这只…并非当初於富西城季家所仿制的那一只。当初季家用的是蓝田温玉雕制,特地找到罕见的白中带红品种,我肯定不是这一只…”莫非…

        龙九代他说出疑惑:“你是说,那叶惊鸿又仿制了一只取代,把第一只赝品给藏了起来?莫非他对冰魄寒蝉的野心不只是用来吸引你去,还想练出个长生不老吗?或是什么天下第一?”这可能吗?那个狂人对自身的艺业够骄傲了,似乎不太可能去追寻什么传说中的绝世奇功。

        邵离沉吟了下,摇头道:“我不太明白他的用意,叶惊鸿不是一个盲目追求江湖至宝的人。他的性情几乎可说是目空一切的,又怎会将这物件看在眼内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九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他连燕楼都舍下了。不过他拿冰魄寒蝉做啥?应当已经知道他手中那只是假的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跟他说明过了。当他知晓这是假的之後,似乎也不甚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又是什么玉呀?”坐在一旁听了很久的湛蓝,嗑完瓜子之後,举手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把眼光挪回卷宗里之前,向屋梁抛了记白眼。照例不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邵离温声对湛蓝讲解道:“这是白色琉璃。能仿制得似玉,也真是不简单,尤其这中间一点殷红,染得鲜润,像会流动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蓝听了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真是愈来愈不值钱耶,本来是绝世至宝,而後换成蓝田温玉,再然後是琉璃。那接下来呢?龙帮主你想用什么仿制?白石头?”湛蓝不畏白眼与冷淡,就是要问他。虽然这个龙九真的很难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睫毛都没抬一根,遑说眼皮了,根本不理她。他对所有人向来就是这样,不废话、懒得多言,不理会无义意的闲扯淡。就算这个湛蓝是邵离的心头肉、眼中人亦然。看重邵离,不代表必须连他身边的闲杂人等也看在眼里,这湛蓝,自求多福吧!

        邵离轻轻托回湛蓝的小下巴,让她看著自己,别再去巴望著不可能得到的回应。说道:“这倒不是个问题,龙帮主的弟兄里人才济济,据闻有擅制火葯的、擅雕刻的、亦有把漻琳当游艺的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漻琳?不就是今称的琉璃!所以龙帮主也可以拿琉璃仿制冰魄寒蝉!”湛蓝眼睛一亮,漻琳是尚书里记载的琉璃古称,她有读过。“那这就不是问题了呀!真好。这一次总算能把这只惹是生非的东西给彻底解决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邵离宠溺地应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要怎么做呢?这么多人想要。”湛蓝一双大眼亮晶晶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帮主希望来个皆大欢快。”邵离说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样的皆大欢快法?”好好奇喔!快说快说!

        邵离还没回应,龙九却意外地开口了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湛蓝被吓得不轻。这个冰酷不理人的人怎会突然愿意理会她了?怪异!太吓人了!拿出去说给人听,不会有人相信的!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他又接下去说了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我将如何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咦?

        湛蓝怔怔地问邵离:“大哥,我看不出龙帮主有易容,所以他应该是原本那一个龙帮主。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的。”邵离正经回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今儿个外头是否有闪光打雷?”第二次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的。”还是很正经严肃地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湛蓝谨慎点头,低头想了下,才看向龙九,笑问:“龙帮主,有什么事是湛蓝可以为你效劳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败聪明。“当然有。”龙九终於对她露出相识以来的第一抹笑…不会可怕吓人的那一种笑。“我可以回答你所有的疑问,就当是一场交易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 “交易?”

        严茉苏从书院赶回来,正唤著几个家丁把书画往马车上堆,准备再度出门时,龙九闲闲晃到马厩前对她说著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他想与她做一场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睛盯著家丁的动作,怕他们太过粗鲁,一不小心就把那些美丽的书画给弄坏了,那可不得了哇,价值会瞬间灭失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兴趣,你另找人交易去吧!”想也知道他这人不会有什么好买卖的,上过一次贼船之後,她深刻体会到这个道理。这人虽然不是商人,但却有奸商的特质…卖出一件物品,定索求回数倍的报酬。她就是苦主兼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当然不容许她这般忽视他。走到她眼前,挡住了她的视线,要她眼中只有他,不再有别的,就算她执意要忽略他,也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恶!她横身跨出一步,他挡!斑,她不会移动开来不给他阻碍吗?可他这人偏偏就要卯起来挡住她,不让她干正事!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之後,她火了,脸蛋往上仰,冷问:“敢情阁下是不需要我当帐房,替龙家找财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需要。”龙九好整以暇说著,一副不知道自己挡到她做事的悠然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你先把我的提议听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龙九爷,不管你想交易的物件是什么,我都没兴趣,也没本事与你再做交易。”她越过他,不想再多说,也…不想正视他那一双令人不自在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如影随形,这次没拦她,只是亦步亦趋,两人比肩走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令尊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,据说这几个月来已经无法卧床安眠,必须坐著睡了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多谢关怀。”她极力把心思放在马车上,扬声吩咐著:“那些书匣好生叠著,别压到了角落的大画轴。以麻绳多捆几圈,可别等会马车走到一半,全垮了下来。”不看他,就是不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…即使刻意不看,却仍是排除不掉他这个人的巨大存在感,压得她心口好紧。唉!他怎么不快走人?不是很多事要忙吗?给她一个清静吧!

        望著她装忙的身影,龙九唇角一抿,忍下了气,声音平平地道:“我认识一位医术高超的人,她保证能根治令尊的宿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身子一顿,什么忙碌都没有了,旋转过身,仍是避免不了与他眼对眼正视的命运。隐下心中的忧虑与畏却,不让他看出自己居然胆小得不敢正视他,学他一副死板冷脸道:“我爹这是慢性疾病,要根治非常困难,顶多可以用葯剂方做短暂的舒缓罢了,不会好的,你别随口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诓?他诓她?她居然敢这么侮辱龙帮帮主!

        “龙九从不打诓言。在江湖上虽不敢说一诺千金,倒也未曾信口开河,迳自说著天马行空的浑话。”他语调森寒,非常地不悦。“不知严姑娘是根据哪一点认为龙九是个胡言乱语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进一步,她不自觉退了三步。他生气了,她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打我?”她戒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很想,但不能。”他双手负於身後,让她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若你这么重视自尊…”他不是最爱打打杀杀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下是要开始讨论我的尊严是吗?”拒绝谈这个,省得被惹得更生气。“讨论我这被你践踏的微不足道自尊,会比令尊的病体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被他讽刺的语调气得好不容易才扬升起的一点点愧疚之心,瞬间全给化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非得要这么难相处吗?”难怪他的敌人那么多,朋友却这么少!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让。”她才是难相处的个中翘楚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伸手发指他,却气结到发不出声。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wxgbiqu.com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