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家主母_第四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四章

第(1/3)页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以为自己在尖叫,但其实发出的声音只比蚊子叫大声一些。Www。QΒ五。cOm/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容我一会之後告诉你。”他将她往屋顶一放,就要跃身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吩咐道:“不要让他们进屋去伤人!虽然今天书院里没学童,但我一家老小都在里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九点头:“我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管你了不了解!要做到呀!”她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做不到?光光是口气充满质疑就是对他龙九最大的侮辱了!要她是江湖人,早被他要求决斗以挽回他被轻侮的名声,她应当庆幸她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理她,飞身纵下,正好将地上那几个动不动就使用剑气乱挥一通的家伙给踹飞个老远,他们连痛叫声都来不及哀出,就吐血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、好你个龙九…呼呼呼…好、好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人非常好。阁下无须再问候下去了,省点力气去吐血吧。”龙九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者有四人,龙九踹飞了两个,尚有两个幸存,没多说话,立即挥刀过来,招招凌厉,都是往要害招呼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却无视於那些冷锐的刀光,居然不肯拔剑,就这样左闪右避,灵活穿越於刀剑的缝隙里,不时推出一拳、踢出一脚的,他灵活百变的身影让那些武器显得绊手绊脚,每一招刺出都是招式已老的狼狈。结果不到三十招,剩下两个突袭者也给摆平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哪条路上的?”他问著被他踩住胸膛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我们乃广西“东震派”的四猛虎!”虽然很狼狈,但还是要威武地报出自家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啧!又是想跟他挑战以求出名的芝麻帮派!但也未免太劳师动众了?巴巴地从广西跑来武昌,然後挑战他这个在东北成名的龙帮帮主,怎么说都是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听过。”龙九淡道:“你们地处广西,想出名自是该找江南名门帮派挑战,何苦对在下如此垂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把我堂堂东震派看得这般低下!虽然我东震派不若龙帮声名显赫,但在广西一带可也是有名头的帮会!我东震派才不做这种可笑之事,我东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龙九以脚尖点住他哑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像个沿街叫卖的老把自家号子挂嘴边。我只听重点。”他转而踩住第二个人,直接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人恨恨地道:“你别装佯了!龙九。现在所有江湖人都往武昌过来,我们都知道“冰魄寒蝉”被你夺走!此等天下至宝,岂容你闷著头私吞,你别装做不知道这一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冰魄寒蝉?都已经那么久了,为什么他还会听到这个名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,只代表著一件事…麻烦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胡说些什么?”龙九凝眉问著。语调冷沉,心情瞬间烂爆。

        惫装佯?那男子本想啐一口以表不屑之意的,但抬头一见龙九那转为阴沉的脸色,不知怎地,全身便泛著恶寒,本能地知道现在只要乖乖回答就好,别耍男子气概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听说了,五日前有人在定远夺走了冰魄寒蝉,在群雄面前使用火葯与迷烟抢走宝物之後迅速逃逸!那火葯炮屑上还印有龙家的字样,正是出自你家龙十七之手的火葯,休想抵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我夺走了冰魄寒蝉?”龙九再次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了!这是铁一般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麻烦…又来了…又来了…龙九一脚踢晕男子,然後专心忧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青筋暴,他的拳头痒,他的心火旺旺烧!

        是十七的火葯…那么,去夺冰魄寒蝉的人就一定是十六…难怪这次回来一直看不到他们,以为他们只是躲起来,没料到竟是跑到定远凑热闹…

        他***!这两个笨蛋!想当名满天下的江湖人也不该是从被全江湖人追杀做起步吧!他们以为自己有几条命呀?混帐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懊死!他得马上派人南下,大概得调四成的人下来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喂喂!龙九!”严茉苏发现龙九根本忘了她还被晾在屋顶上,迳自就要走了,这怎么可以!她连忙大声唤著。但他好像忙著想什么事失神了,对她的叫唤听而不闻,她只好扳起一片屋瓦往地上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碰!”一地碎裂声,果然成功吸引住龙九的注意力。他回身一望,见到她,忽地叹了一口气。这下子,麻烦了,彼此的麻烦都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飞身上去将她带下来,却没放她下地,抱著她大步往屋内走,这样的失礼,当然惹来严茉苏的怒叫:“喂!放我下来!你这样抱著我成何体统!”她挣扎著,双手更是用力搥他,冬冬冬冬地,像打著大鼓,更像打到石头,她拳头都打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长廊,跨过两道小门,最後寻到之前她踩洗被单的地方,那些杵在原地的人依然仍杵著,像三根愣木头般呆呆望著这不可思议又悖礼的情状。龙九没理会,看到了一双绣花鞋後,走过去,瞄准,一放。严茉苏的双脚便分毫不差地被“种”进鞋子里,然後放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”站不稳的她双手乱挥,差点往後栽倒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替她稳住,然後不发一言就要走了。严茉苏当然不许他什么也没解释就走人,连忙叫道:“喂!龙九,那些人是你的对头,却寻到这边来,日後怎么收拾?”她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一点也不想分担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九顿住步伐,没回头,兀自思索。一会儿之後,一抹怪异的笑容在他原本严峻的唇角漾开。转身面对她,说道:“马上收拾行囊,为了安全起见,你们一家子不妨暂住爱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麻烦漫天罩下,也是要找些娱乐在其中消磨…龙九一向都是这么平衡自己的不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※-※※

        严茉苏别无选择地知道暂住龙家是目前比较可行的方法。所以虽然又与龙九斗嘴了一阵,但终究还是在第二天就搬家了。将父母与两位小泵安置在龙家,而她与洛华三两天过来一次,书院不能停摆,所以她还是常常留宿於书院。幸而住宿的院生不多,她另外找了间宅子安置,而平日授业时,龙九也派了两名彪形大汉在书院守护,这样一来,安全上大致无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她是占便宜了,龙九只想要她管理龙家一团乱的帐务,而他却必须付出相当的力量来守护她一家子人的安好,包括那些原本与他无关的事都得一肩揽下。虽然说她的一小部份麻烦来自他的波及,但她如今面临的一些暴力威吓已是不得不正面相迎的大问题了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!你有哪些对头?”龙九来到她面前问著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是搬进龙家的第五天,却是她留宿下来的第一天。之前都忙於书院的诸多编印书册上的琐事,好不容易到今天告一段落,自然赶过来龙家探望家人了;加上父亲的葯也告用罄,补上新葯是不可疏忽的大事。没料到会见到他,他最近非常忙,完全不见人影,听说打了好几场架…这些都是龙总管在她忙於算帐时在一旁对她说的,她可没问哦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一场春雨初歇,此时晚霞满天,是即将用晚膳的时刻了,她给父亲煎完葯,让轻烟端走後,便坐在柴房前的石椅上对著晚霞发呆,享受这难得的清闲…她已经有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wxgbiqu.com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